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党建与科学文化 > 文化副刊 > 散文

忘记历史就没有未来

2015-09-10 理化技术研究所
【字体:

语音播报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从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以来,败朝鲜失琉球丢台湾,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付出3500万人伤亡的巨大代价而惨胜。这50年的历史,至今还影响着世界的格局。然而70年后的今天,日本某些人仍然否认对中国造成的巨大伤害而企图翻案。这难道不令人警惕吗?我们这一代人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这惨痛的战争,但我们长辈的历史,确牢牢记忆在我们的血液中。听我父亲说1940年到1945年,他十几岁时正在襄阳上中学,而40年中日枣宜会战和45年豫西鄂北会战就在此展开,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也在1940年的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战事开始时经常遭受日机轰炸,听父亲说他们学校为了躲避战事在当时国民政府安排下向西转移,几个月风餐露宿,受尽磨难,刚开始逃难时还是穿着棉衣,到最后回来时天气慢慢变热,衣服也都衣不遮体了。而这比起那些死去的人和财产损失真是微不足道。我查的资料记载这场枣宜会战光国军就阵亡36983人,失踪23000人,负伤50509人。37年到40年三年中,日军飞机在襄阳就投炸弹4079颗,炸死2460人,伤3548人,炸毁的房屋6463间,船舶46艘。老百姓的苦难也可想而知。我奶奶和姑姑在湖北黄安老家,也为躲避日本人而四处逃难,最危险的一次抱着襁褓中的姑姑躲在一个小桥下荆棘丛中,听着日本人开着枪从桥上追过而侥幸逃脱。几年间光我家房屋就被日本人烧了三次。而抗战期间湖北黄安被日本人杀害的老百姓就有10454人。这种深仇大恨我们能忘记吗? 

  无独有偶,听我岳父讲他也是跟从上海铁路中学一直逃难到陕西的关中即现在的蔡家坡中学。这些个人的经历充分写照了一个民族的苦难。 

  日本不仅在关内烧杀奸淫,在东北也大肆掠夺财富。一个弹丸岛国,确妄图征服中国进而称霸全球,蛇心不足妄吞象。东北被日军侵占十四年,所犯罪行更是触目惊心罄竹难书。 

  1969年下乡时我在黑龙江省黑河地区,这里的孙吴县更是当年日军重兵屯积之地,至1941年就有驻军8万,而战时的慰安所就有五个。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673支队就在此地驻扎,修筑胜山要塞长达八年,并屠杀劳工3000人。现仍有两处细菌生产基地和人体解剖池遗迹。至今立碑为证埋下的毒弹114箱。就在2015516号又在孙吴西兴乡发现当年日军遗留炮弹198枚。 

  70年代当兵时驻扎在内蒙阿尔山,据阿尔山当地史志记载,“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第三方面军第107师团5万余人进驻阿尔山地区,除大肆掠夺木材资源外,还修建了大量的军事、生活和交通设施。 

  在阿尔山地区,最大的日军军事工事当数花炮台日军军事要塞。这个要塞因山顶有5处炮台呈梅花形排列而得名。这片要塞主要在中蒙边境各主要山岭的制高点上,跨度为40多公里,建有地下兵营、碉堡、野战工事、部队营房、劳工营房、铁匠铺、浴池、水井等,在与蒙古邻近的边境上,设置了12个监视哨。 

  侵华日军在阿尔山地区修建的另一处重要军事工事是南兴安隧道堡垒。南兴安隧道位于白城至阿尔山线兴温段,全长3218.5米,是内蒙古最长的铁路隧道。1935年6月,隧道从东西两侧用手工挖掘,由于隧道中的岩石多为花岗石,非常坚硬,施工难度大,后改用机械挖掘,1937年6月隧道完工。 

  隧道竣工后,日军在隧道两侧的出口各修建了一个用来守护隧道的堡垒。这个堡垒共有5层,里面有执勤室发电室、弹药库、宿舍、卫生间、仓库、浴池等,堡垒四面还设有100多个射击孔。在隧道出口周围的山上和公路旁,还建有10多个碉堡,山上山下火力交叉配置,形成了一个完备的防护体系。 

  现在从南兴安隧道乘车向五岔沟方向行驶半小时左右,还能见到路边几个庞大的馒头状水泥包。这些水泥包是日军当年修建的机库。1935年,日军先后在五岔沟建了两处野战机场。这些设施充分暴露日军的狼子野心。 

  著名的诺门坎就距阿尔山一百多里,诺门坎战役是一场奠定日军二战败局的关键一战。它开始于1939511日,外蒙古军边防骑兵到哈拉哈河东岸黑龙江省境内巡逻,与伪满边防部队发生武装冲突。而后,日本为实现既定入侵苏联的北进计划,向位于诺门罕地区的苏蒙联军发动了大规模试探性战略进攻。随即交战双方各动用了数万精锐部队(日军和伪满军共约7.5万,苏蒙军约5.7万)和大量先进军事装备(日满军出动500门火炮、182辆坦克和300余架飞机,苏蒙军出动542门火炮和迫击炮、498辆坦克、385辆装甲车和515架飞机),在这片杂草丛生、沙丘连绵起伏的荒原上进行了一场长达4个多月激烈的交锋。日本由于军事思想和战术技术落后,遭到了自日俄战争以来首次最惨重的失败。 

  战争初期,日军向诺门罕地区调集了180架飞机、九十多辆坦克、13个步兵大队共1.5万兵力向驻守诺门罕地区的蒙军骑六师发起猛烈进攻,在蒙军不断失利后的情况下,驻蒙古的苏联红军第五十七军在更换新装备后也毫不示弱地派出兵力支援蒙军作战。随后,苏联迅速调集优势兵力兵器,在曾任中国军事顾问、熟知日军作战特点的名将朱可夫大将指挥下,以强大空炮火力和坦克支援发起反击,迅速夺回被日军占领的阵地,仅527日至30日就歼灭日军1个骑兵联队和2个步兵大队,打得日军溃不成军。日军为挽回败局甚至动用细菌战,我曾经读过一名日本军医写的回忆录描述他参加细菌战的过程,他们一个小组携带细菌深入战地途中遇到一个蒙古包,善良的一家牧民不知内情款待他们,丧尽天良的日本人饭后居然把细菌投放在蒙古包而使全家中毒而亡。恶人自有天谴,日军的细菌战不仅未能挽回败局,反而使自己受感染而死亡1300人。诺门坎战役不仅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也让日军看到了苏军的强大战斗力。这场战役树立了苏军对日军的心理优势,也奠定了苏联远东边境地区的稳定,它也使日本放弃北进战略而南下作战,引发后来著名的珍珠港事件,引发二战全面爆发。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唯有这近代一百多年在日俄两个帝国主义的侵略下丧土辱国,几乎亡国亡种,这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国家若不强盛,人民不自强,总要被人欺辱,这是多少献血换来的教训,我们唯有牢记历史,自强不息,努力奋斗,才能自立于世界,完成我们伟大的民族复兴之梦。 

(理化所  袁建)

打印 责任编辑:梁颖
  • 在奔跑的路上
  • 不堪回首的七十年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彩88官网-彩88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