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第二届学部学术年会
2010年度中国科学院学部学术年会举行

6月10日下午,2010’中国科学院学部学术年会在京西宾馆礼堂举行。王志珍、方精云、詹文龙、陈晓亚等4位院士分别作了题为“关于我国科技体制与政策问题的几点思考与建议”、“全球气候变化与碳减排”、“核裂变能的可持续发展”、 “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与应用”的学术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院士、中国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春礼,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宜瑜,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李静海,以及参加中国科学院第十五次院士大会的院士出席了报告会。参加学术年会的还有中国科学院在京各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京部分高校的师生,还有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等近900人。中国科学院学部科普和出版工作委员会主任朱作言院士主持了报告会。

2010’中国科学院学部学术年会是第十五次院士大会的重要内容之一。学术年会包括综合性主题报告会和专题性报告会两个部分。综合性报告会是结合社会广泛关注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由院士从科学角度分别分析论述相关问题。专题报告会以学术专题为主,发表重要的成果,阐述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学术前沿的重要发展,并结合学部开展的咨询项目进行研讨,凸显学部学术活动的特色。本届学术年会有4位院士作综合性大会报告和49位院士作专题性报告。

王志珍院士在报告中提到科技体制是一个研究多年、实践多年也争论多年的老问题。管理层的意志体现在各类决定、规划、计划等文件中并付诸实施,政策研究者们的意见通过论文和研究报告见诸文字并有较大影响。而在科技一线工作的科技专家较少有系统表达意见的机会。有鉴于此,报告以对院士及相关科技人员的问卷调查结果为基础,真实和较系统反映一线科技工作者对我国科技体制的意见与感受。

科技体制改革是一个关系全局、关系长远的大问题。王志珍院士的报告从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我们必须紧紧抓住新一轮世界科技革命带来的战略机遇,更加注重自主创新,谋求经济长远发展主动权,形成长远竞争优势,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和温家宝总理提出的“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需求出发,以使广大科技人员“更加自由地讨论,更加专心地研究,更加自主地探索、更加自觉地合作”为研究基点,集中讨论了影响我国科技当前和长远发展的3个深层次体制与政策问题:即科技管理的过度行政化问题,科技体制改革的逆市场化倾向问题,以及科技活动的过度利益化问题,提出了相应的原因分析、解决思路和改革建议。

方精云院士在报告中提到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是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关系到人类生存和发展。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2007年发布的第四次评估报告就过去100年来的气候变化及其驱动因素、气候变化对自然和社会系统的影响,以及未来可能的变化进行了评估,得出了若干重要结论。但其中的一些结论在科学界存在争议。争议的焦点集中在以下4个方面:一是气候变暖是否在发生;二是气候变暖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什么;三是基于现有气候模式预测未来气候变化趋势的准确性如何;四是气候变化的影响到底有多严重。方精云院士的报告从全球温暖化的观测事实及其不确定性、气候变化的自然和人为因素、全球变暖与碳排放的关系、中国和全球碳排放分析及将来预测等方面,对这些问题展开了讨论,并就我国多样化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提出了思考和建议。

方精云院士认为,全球变暖是客观事实,虽然存在不确定性,但总体格局不会改变,我国应积极应对;影响全球气候变化的因素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气溶胶,需要加强研究;发达国家是碳排放的主要贡献者,应承担主要的减排责任;急需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减排体系和可操作的量化指标;加强多样化应对措施的研究,尽快开展地球工程以及碳捕获与碳封存(CCS)的可行性研究和生态风险评估。

詹文龙院士在报告中提到核裂变能是一种成熟、清洁、安全和有竞争力的能源,是我国能源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空气污染。目前,核裂变能主要用于发电,全球共有430多座核电机组在运行,总装机370多GWe,提供约16%的电力,有40多座发电反应堆正在建设。大多数发达国家电能使用核裂变能的比例较高,法国有75%以上,美国约有20%。我国核电已建成发电用反应堆11座,总装机9.1GWe;估计到2020年:运行70GWe,在建30GWe,是目前世界上核电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

核电的主要过程就是核燃料的循环,包括核燃料来源及制备、核电机组和核乏料处理等。在整个过程中安全性是重中之重,也是核电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几十年来,核燃料的使用基本是一次性通过,这降低了短期核乏料后处理的难度和减少了核扩散,但核电大量的长寿命核废料使人们必需采用核燃料的封闭循环。这不仅能提高核燃料的使用效率,如果采用硬中子谱的反应堆,特别是加速器驱动的次临界堆系统(ADS)进行核废料嬗变,还可使核废料放射性寿命由上百万年降到700年,使地质处理及其材料封装成为可能。现在,国际上核电主要运行的核反应堆属于二代堆型,在建的将是更安全可靠的三代堆型。第四代核反应堆代表核裂变能发展的方向,既追求安全性、可持续性、经济性、乏燃料可分离处置和物理上保险。我国四代核反应堆的研究有国际上推荐的六种堆型的钠冷快堆和高温气冷堆,随着深入研究也将有铅冷快堆、熔盐堆等。尽管IAEA资料显示铀矿储量可提供80年以上的需求,但由于我国铀储量偏少,保证核燃料的长期稳定供给也是我国核裂变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瓶颈之一。除了采用快堆燃烧238U,进一步研究232Th-233U的燃料循环将使我国储量较丰富的232Th成为可持续提供上千年的核燃料。另外,研究海水提铀、提高浓缩效率也是提供铀燃料的途径。然而,在科技问题解决后,这些途径那种被采纳将取决于性能价格比。

陈晓亚院士在报告中提到,“转基因生物育种及产业化”是我国“十一五”期间启动的十六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什么是转基因技术?转基因生物及产品是否安全?这既是科学问题,更是大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基因(遗传因子)是遗传的物质基础,是具有遗传效应的DNA片断。将外源基因导入到某个生物体基因组中,通过导入基因的表达修饰生物体性状,这一技术被称为转基因技术。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科学家已成功培育出多种转基因动植物。作为一种实验手段,转基因技术早已广泛应用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各个领域。在农业上,转基因技术极大地提高了生物育种的能力和效率。

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发展很快,自1996年首次商业化应用以来,已成为农业近代史上利用最快的作物育种技术。2009年我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370万公顷,居世界第六位,主要包括棉花、杨树、番茄、番木瓜和甜椒等,这些作物产生或增强了抗虫、抗病、高产、优质等性状,在农业生产中发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我国面临人口、资源、环境方面的巨大压力。转基因等生物技术是解决我国粮食和环境问题的一个有力手段,已经成为国家的一种战略选择。转基因技术将在未来的农业生产中大显身手,但也引起了安全和环境方面的顾虑与担忧。我们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客观对待转基因技术,对一些目标基因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充分的研究分析。在建立和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加大科学宣传力度,提升民众对转基因技术的认知与接受程度,从而进一步推动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与发展,使其更好地为社会经济与人民健康服务。

四位院士的报告结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以翔实的数据,切实的分析,阐述了相关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 1996 - 2010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彩88官网-彩88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