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洪朝生>纪念文章
欧阳钟灿:缅怀洪朝生先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来源: 【字号:  

 

1980年代,洪朝生在中科院低温中心办公室 

  在洪先生逝世当天收到李来风的衔哀短信,我深感悲痛,我第一时间转告我们所的领导及我服务的《物理学报》及《中国物理B》编辑部,他们给洪先生治丧委员会发去了深切的悼念代表了我们后辈对洪先生为我国物理科学、科教事业、“两弹一星”及航天工业巨大贡献的崇高怀念与敬仰!

  我不是洪先生的亲传学生,但洪先生生前对我忘年交谊及谆谆教诲的恩师之情,一直令我不能忘怀。我1997年当选数理学部院士初期举行的院士大会,院士两人一个房间,他曾经几次特邀我同住,原来他是刻意照顾我,因为每晚他都回中关村家中,他说师母有失忆症,晚上保姆不在,他怕师母烧开水忘了关液化气。2007年,彭桓武先生逝世不久,一天晚上,洪先生柱着拐杖亲自敲开住在18层我的家门,原来他久闻长期照顾与我一墙之隔的邻居彭先生的小时工吴姓保姆工作可靠,有意让我介绍吴阿姨到他家帮工,虽然最后没能成功,但他对我的信任之情令我感动不已。2014年春节过后不久,他打电话让我到他寄居的物科宾馆501看望他,我带着所里科研处借来的录音笔与洪先生有两个半天的交谈,原来他对2013年,在美国物理学会年会上宣布的,清华大学物理系和中科院物理所联合组成的实验团队从实验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很感兴趣,他让学生复印了他回国之前与另外一位合作者发表在《物理评论》上一篇关于单晶低温输运现象实验发现了反常电导与霍尔效应的论文,他不顾95高龄的劳顿,详细向我讲解他的工作。这个工作提出了杂质能级上导电的新概念,是半导体经典之作,也是后来安德森解决局域化问题研究的第一个实验结果。回到所里,我曾查看论文的引用,发现许多当代凝聚态物理的大师都引用这篇论文。在洪先生去往他界之时,令我非常感叹,在洪先生生前又有多少国人知道他这项“诺贝尔奖级别”的重要工作,先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的谦谦君子的光辉形象永远留在我们后学心中!

(责任编辑:叶瑞优)
关闭窗口
© 1996 - 2019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彩88官网-彩88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