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学习·体会
上海天文台刘建栋学习南仁东先生事迹体会
发布时间:2017-11-02 来源: 【字号:  

  我最早对南仁东研究员的印象,是在观看一个介绍FAST望远镜进展的视频里得到的。他的声音已经是哑的了,还伴随着一种用力压制的、痛楚的、似咳非咳的轻微喘息声——如百万光年外脉冲星发送来的光子,时断时续,确是真实的信号。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坚韧的、不顾一切的东西。

  星空粲然永无极,颠沛流离,一生堪传奇。他大学毕业,却难逃时代风云,被迫发放公社。终不气馁,竟然安然当起了修理机器的技术员。转战东洋,有所成就,竟然又弃功名富贵如敝屣,归国奉献。人生有志者决绝如斯,不多见。南公一生所遇抉择,诚可谓事事逆势而行,而又终于成功,可以安息矣。

  射电凯歌奏一曲,天眼如炬,千秋书伟绩。既然有了建设FAST的注意,却又苦无条件。先是跋山涉水,历尽艰险,觅得天然地形,寻见静默区域。君子自强,非有坚强意志方可抵御困苦,消解磨难。探索十年,方有所成,又遇有用无用之争。南公所谓“我们要名分”,实属无奈,这种无奈,只有此中人才能体会。

  功成在即中崩殂,魂飞天际,秋雨下如泪。一定要做成。我想这是南公心里默默呐喊的,也是他胸口的一块石头,压迫着他,使他拼命的想挣脱。他可以做的,这是他的眼睛里闪烁的亮光。

  又听说,南公从基本工程到科学研究,似乎无所不通,甚至工地螺丝拧扣,有时候都亲自操刀。他是把自己的心血都放在这架望远镜上了,像个父亲爱他的孩子一样。南公有言“我特别怕亏欠别人”,信哉斯言。既然国家有交待,那么个人必应有交待。“往办公室一躺,什么也不做,那不是个事”。

  听说,早年南公为所就职的日本研究所画了一幅富士山图,至今仍在其大堂陈列。假如南公没有来做科研,而是去画画,做艺术去,也必然有趣。

  谁一生不曾沉湎于幻想,在沉默中寻找一束模糊的光亮?谁不曾遥望于天际,在星光变幻中徜徉?谁一生实现了心底的渴望,坚韧的眼神充满光芒?谁能挺住岁月的磨难,时光的沧桑?

  刚哉南公,伏惟尚飨!

  是为感。

(责任编辑:侯茜)
关闭窗口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彩88官网-彩88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