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征文
我与“西部之光”
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桂东伟
发布时间:2016-10-28 来源: 【字号:  

 

  桂东伟,男,1977828日出生于新疆,汉族,博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绿洲生态方面研究。2011年入选“西部之光”的西部博士项目,入选项目是“塔里木盆地南缘绿洲化进程对生态水文特征的影响”,2014年项目终期评估为优秀(当年政策没有后续资助)。

 

  新疆生,新疆养,新疆教育(大学、硕士、博士阶段的教育都是在新疆完成),作为一个地道的“土鳖”我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开新疆。这不是因为所谓的“情怀”,而是对这片土地的依恋或者依赖。20106月,经过导师雷加强先生3年的悉心指导和培养下,已过而立之年的我终于博士毕业了,并且荣获了中科院“院长优秀奖”,同时顺利留所继续待在新疆从事我期望的科研事业。这时我是有点自豪的,我甚至也学会仰望星空:未来要搞点大的,要这样,要那样……

  我博士阶段主要研究绿洲化及其对绿洲生态环境的影响,认识论上系统阐述了荒漠化与绿洲化的辩证关系,丰富了荒漠化研究内涵;方法论上对土壤物理学研究有一定推进,但是这些研究总是初步的。通过对绿洲化研究的深入,发现绿洲扩张容易,但是如何保障扩张后的成果却很难,而这正是绿洲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研究这一问题,绿洲水资源研究又成为绕不开的问题。而能对其进行深入探讨,正是我所期望的。于是,仰望星空总是容易,但是当想到如何脚踏实地的时候,又莫名的出现一种惶恐,惶恐我的研究、我的计划能否顺利开展;惶恐我要这样那样等许多目标能否实现;惶恐我留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到底能走多远,能为这片土地贡献多少?

  彼时还不知道有“西部之光”。因此当我在惶恐中得知有专门针对刚毕业博士的“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时,喜悦之情无以言表,自豪感也油然而生:中科院就是不一样,我们就是有优秀的体制基础,也戏谑的想我们的院领导是不是当年也这样苦闷过啊,否则怎么会为我们想的这么周到呢?总之机会来了,我认为如果在抓不住这次机会,那以后也不用仰望星空了。于是基于博士阶段的工作基础,进一步提出了“塔里木盆地南缘绿洲化进程对生态水文特征的影响”这一命题,通过认真准备获得了专家评委们的一致好评,顺利通过,资助额度40万,时间3年。这对于当年尚是青椒的我,无疑是一笔巨大资助,足够我继续开展我拟定的研究计划了。

  在“西部之光”的支持下,第一年以南疆为研究区,继续梳理绿洲化的时空特征,揭示了塔里木盆地南缘1400Km绿洲自1977年以来至2010年绿洲化时空格局;同时通过水文资料收集,系统阐明了以策勒绿洲为典型研究区的地表径流变化特征,地下水对绿洲化进程的响应,以及荒漠-绿洲交错带自然植被的响应,初步实现了既定的研究目标和内容。但是,科研给人带来幸福感的同时,也会给人带来烦恼,那就是问题研究的越深入,越会发现新问题,因此也会愈发的感觉到自身知识的不足。绿洲化进程中,生态水文的总体特征清楚了,但是进一步的分运移及水循环特征怎么揭示,水平衡该如何展现,绿洲适宜规模该如何确定?这不仅需要背景知识,更需要机理、算法、模型研究及训练。而这些系统知识,很多都是我不具备的。因此,我又开始惶恐,希望能通过自身能力的提高去破解新一轮的问题。

  于是,在“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研究所和策勒站三方的资助下,我到美国访学以寻求答案。通过在美国农业部及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系统学习,我了解了植物水分模型、土壤水分运移模型、不确定性理论,以及流域水文模型,这些知识都被我用于绿洲和绿洲化的研究中去,并系统的以策勒绿洲为典型研究区开展研究。这也成为我科研路上的重要转折点,为我以后的研究打下坚实基础。

  通过植物水分关系模型的学习,我揭示了交错带骆驼刺植被对土壤水分的响应特征,发表SCI论文两篇;通过土壤水分运移模型,我建立了适合绿洲的4种基础模型,在国际知名数值模拟期刊发表SCI论文7篇,为下一步的深入研究打下坚实基础;通过流域水文模型的学习,我对策勒河历史径流进行重建和模拟,系统分析在全球气候变化不同情境下其来水量的分异特征,发表SCI论文4篇;通过不确定性理论的系统学习,我提出了绿洲适宜规模不确定性概念及其概念模型,发表论文3篇。这些成果使我们的研究站到了国际研究行列。

  依托这些成果,我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圆满结题,并被评为优秀课题。当我知道我获得了优秀的时候,已经没有当初获得资助时那般欣喜,因为我知道付出总会有收获,而西部之光当初给我们资助,不就是希望我们能有所收获并在科研上继续前进吗?

  随着西部之光的圆满结题,它对我资助的使命结束了,但是它对我的学术影响将一直存在。通过对西部之光人才培养计划的执行,我又发现了新的命题:绿洲适宜规模的不确定性该如何表征?绿洲水资源管理中补给/耗散、优化配置、决策等各个环节又该如何细化?能否以水为主线,站在前辈研究50多年的肩膀上,实现一个完整绿洲的精细解剖,切实丰富绿洲科学研究内容?

  西部之光结束了,面对它给我留下的科学问题时,我已经没有惶恐,而是去从容思考破题策略、试验布设、进度安排,甚至项目设计。基于这些问题,我获得了国家面上基金,获得了人社部“留学归国人员重点类”项目资助,获得了自治区科技厅“杰出青年”人才项目资助。而西部之光研究成果与策勒站其它成果一同打包也荣获了2014年的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于是,我可以骄傲的说:没错,我是新疆生,新疆养,新疆受教育的地道“土鳖”,但是在西部之光的照耀下,我并没有落后于国际前沿。

  西部之光给我这么多,如果说要感谢,那么感谢能否道尽心中的情感?所以,我想还是杨帆起航,带着西部之光对我的嘱托继续前行,等到最终有一天再次仰望星空时,能云淡风轻的说:西部之光,原来你一直都在。

 

 

 

 

 

(责任编辑:麻晓东)
关闭页面
© 1996 - 2016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彩88官网-彩88主页